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牛山微语(续)/赵 鹏

7
作者:赵 鹏来源:《张謇研究》2022年第1期(总第68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牛山微语(续)

□ 赵 鹏


五十九

刘再生《中国近代音乐史简述》,在记述张謇创办伶工学社时,引用过刘质平的一段日记云:“(张謇)对伶工学社希望很大,一方面改革昆剧、京剧,一方面提倡世界歌剧。所以伶工学社招收对戏剧具有较好学习条件(俗称天才)的十三四岁的儿童,予以训练。社址在南通公园内,请了一帮有名的京剧昆剧老演员来教京剧昆剧文场武功的基本训练。要求先把基本功学习好,再来研究改革,有了成绩就在更俗剧场试演。对于提倡世界歌剧,有两点困难:一是儿童不能讲外国语,二是对音乐没有一些根底。即使请了有名的歌剧家来,也无从下手教学,所以必须先由研究音乐的本国人把最低限度的音乐知识与技能教好,才能研究歌剧。在当时,学习音乐的人很少,因我是李叔同的学生,予倩与叔同很熟,……我每周由上海到南通去任教两天。”刘质平的日记是“文革”间为了交待而写的,上引写于196843日,而据刘著,两天后即45日的日记还有相关记述,可惜看不到原文。


五十九.png




六十

2011年第二期《南京艺术学院学报》(音乐与表演版)刊有孙继南《一份残存的珍贵音乐教育史料——刘质平〈文革日记〉解读》,由于作者“试将分散于日记中的这一部分史料,淡化其日记格式,改以‘之一’‘之二’为单位,据其原题原文,逐一抄录”,所以每个部分文字虽是刘质平的,但又非同一日所记,这种对日记格式的淡化,读来未免有些遗憾。尽管如此,其“之六”所记“张謇与南通伶工学社”,总算比刘再生《中国近代音乐史简述》的摘引要全面得多,其讲张謇创办伶工学社,说是“张謇是南通一个土皇帝,有的是钱,他想要怎样做就怎样做”,这种说法一方面是对张謇了解不深,另一方面也可能受了当时政治环境的左右。

关于刘质平之来伶社任教,刘再生的摘引未说得明白,其实刘质平的日记是说清楚了的,转抄于此:“在当时,学习音乐的人很少,因我是李叔同的学生,予倩与叔同很熟,故转托上海做医师的陆露沙(也是留日学生,爱好戏剧)来找我去任教,并要我介绍中国体操学堂毕业生姚琢之、潘伯英,爱国女学体育科毕业生徐莹去教跳舞兼做音乐助教。我每周由上海到南通去任教两天。”这一段可补伶社记载之不足。

日记还有初见张謇的一段,也很有意思,抄于下:“当时张謇对提倡世界歌剧,心很重视,听闻我已到南通,马上通知予倩约去谈天。一般人见了张謇,只能站立听话,不能对坐,以表示尊敬,成了习惯。我去前,予倩没有提及这些规矩,见面时,我就老实不客气坐了客位,张謇在下首相陪,予倩站立在旁。我看了很奇怪,并看张謇态度也有些异样,就索性与张大谈学习歌剧情况,张讲的不对地方,我就提出不对,应如何改正。谈话结束后,张謇一直把我送到大门外。我看予倩满头大汗,有如珠大。他说:你好大胆,敢与张謇抗礼,坐在客位,大谈歌剧,如若无人!”


六十.png    六十一(1).png


六十一

民国十年农历辛酉年十二月初五,即公历192212日,时居温州庆福寺的弘一法师有信给刘质平,问及是否仍居南通,可见弘一法师知道刘质平执教于伶工学社。此信既涉南通,也应录存一下:

别久,时以驰念。朽人居瓯,颇能安适。仁者近仍居南通不?岁晚天寒,想当归里,为致短简,略述近状,以慰远想。附邮手写三经影印本一册,悕察览。江山辽夐,此未委悉。演音,居温州南门外城下寮,嘉平初五日。

质平居士

子顗、增庸仍居日本不?


六十一(2).png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