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云泥识小录(续)/徐俊杰

11
作者:徐俊杰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4期(总第67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云泥识小录(续)

□ 徐俊杰


58. 章太炎

张謇与章太炎的交集主要发生在他们参与的几个政党的更迭过程中。民国刚刚成立,章太炎即宣布脱离同盟会,191213日,与程德全等18人发起成立中华民国联合会,章太炎任会长,程德全为副会长。随后以该会正副会长的名义,向张謇、叶景葵、庄蕴宽等人发函,分任其为“特务干事”,称“决议于驻会干事外,增设特务干事,无定员,由参议会公推名望最著者任之,以维持会务,并力图发展。”张謇接函后,复问“不知以何种为特务,愿闻其例。”章以“特务干事,即领袖之异名,国有大疑,即当咨访,非敢劳之以簿书期会也”为答。不久,中华民国联合会改组为统一党,选举章太炎、程德全、张謇、熊希龄、宋教仁为理事。59日,在章太炎、张謇等人推动下,统一党联合民社、国民协进会、国民公党、国民公会、共进会组建共和党。

在此过程中,张謇与章太炎的分歧日显。3月底致王潜刚的信中,张謇称“太炎过激,又虑疾之已甚,与二三同人多方疏解。”423日,张謇又有专电告知袁世凯,章太炎不可任以政事:“太炎识正而量不宏,宜优处于学问言论之地,如史馆、法制院等,而不甚宜于政治,且其左右不尽知大体也,以合并政团同人微有不惬。今日北行,公于晤时斟酌应付。”56日、7日,张謇在日记中接连写下对章太炎的印象:“连接章函电,槎桠特甚,乃知政治家非文章之士所得充。”“统一党开职员会,章太炎惑于谬说,意气甚张。”

不过,48日章太炎来到南通,南通统一党分部假座商会欢迎,张謇在欢迎辞中对章太炎的学问道德评价还是很高的:“太炎先生学识之丰富,道德之高洁,尤为本党所敬服。此次惠然来通,凡本分部一切进行之方,均请先生指导。”

这个欢迎辞在《张謇全集》中题目标为《共和党欢迎章太炎部长之演说》,而当时共和党尚未成立,“共和党”疑为“统一党”之误。查《章太炎年谱长编》亦称“48日,南通共和党分布成立,开会欢迎章太炎,张謇致欢迎辞”,但观该书补编所谓《通报》第十二号所载的章氏演说辞,惟见提及“统一党”,意其同误。又见张庸《章太炎先生答问》引言,可知确当为“统一党”:“壬子四月七日,章太炎先生自沪来通,从先生者为无锡孙北萱君。……明日,南通统一党分部假座商会,开会欢迎先生,农工商军学各界咸至,江易园先生招予同去,因是得再谒太炎先生,乘间问先生居东事。”

59. 考试文官专员

一般以为,文官考试制度于临时约法时代即已存在,19122月孙中山令法制局编纂文官实验草案,随因离职而搁置。191319日,北京政府临时大总统教令第十号又颁行《典试委员会编制法草案》《文官考试法草案》,但直到19166月才依据同年4月改颁之文官高等考试令及文官普通考试令正式举行第一次文官高等考试,第二年4月又举行第一次文官普通考试。

《生活日报》《时事新报》《时报》民国二年(1913)十二月一日同发了一条“特约路透电”:“熊希龄、汪大燮、张謇已任为考试文官专员。”又见《进化报》1914年第2期十二月“国内之部”载:“下令试行文官考试法,以熊希龄、张謇、梁启超为试官”,也指此事,惟二者所列姓名略异。虽然名单中都有张謇,但又一个问题,在1914年初究竟有没有进行过考试,也就是张謇是否实任其“专员”或者“试官”职位?

1913118日,司法部颁行《甄拔司法人才准则》,意在拔用合格而能胜任的人才,以谋司法事业的进步。随后又在《政府公报》上颁发了相关规则和细则。1914123日至28日,此项司法人员甄拔考验在北京象坊桥众议院举行。这算是文官考试的初次试验,张謇所任之“考试文官专员”可能就是指的这次考试。梁启超是当时的司法总长,“汪大燮”替换为“梁启超”,正合情理。如此看来,张謇应该在这次文官考试中当真做了一回试官。

60. 《素盦印存》

上海工美拍卖行新近上拍一件张謇手书扇面作品,上款题“屺亭世兄”。按,郭兰枝(1887-1935),字起庭,一字屺亭,号素盦,别号凤池逸客,嘉兴人。似壎子、兰祥弟。能诗词,工书画,精篆刻。此件作品,张謇所录为自作诗《白凤行》,乃精心之选,正契其别号“凤池逸客”。

60.png



作为晚辈,郭兰枝与张謇交往之媒介为其《素盦印存》,而张孝若与之有文字交,对其书画治印颇多称誉,应该就是介绍人。此说见张謇《嘉兴郭生起庭以素盦印存见示因赠》诗句“闻与吾儿文字友,要将古义共磨研”自注“生与儿子稔,甚称其书画治印,故云”。

《素盦印存》有两个版本,浙江省博物馆藏本收印30方,上海博物馆藏本则多出2方。其印也并非作于一时,起讫时间相隔多年,最早作于辛卯(1891),最迟作于戊午(1918),其中有10方为同乡前辈沈曾植而作。

郭氏一门均善书画篆刻,父子三人与沈曾植交往甚密。沈曾植曾为其《素盦印存》题作长诗,赞誉有加,且拉吴熙载作衬,所谓“近来摹印勇察拟,使刀如笔如旋规。妙年得此吁不让,往往起捋仪征髭”。壬戌(1922年)六月十一日,沈曾植与夫人李逸静(繁沚)金婚之庆,郭氏父子绘有《海日楼重谐花烛图》为贺。

又,郭兰枝因庞莱臣之赏,尝客虚斋十年,亦为佳话。其兄郭兰祥(18851938),字和庭,号尚斋。尝见有“尚斋”上款之张謇手书对联两件,可能就是他了。

(作者单位: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