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赵  鹏

21
作者: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赵  鹏来源:《张謇研究》2021年第3期(总第66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 赵   鹏


张謇题《丽韩十家文钞》一书扉页的手迹,原为南通陈曙亭先生所藏,去年在六幕的展览会上再次见到,如逢故人,甚感亲切。

《丽韩十家文钞》是一部韩国人所编本国的文学选本,然而它的出版却在中国南通的翰墨林印书局。正因为有此特殊,它也往往被人们看成为中韩友谊的一种结晶。其实,这种情谊,早在书的题签原件上就已反映出来了。

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2).jpg 题签所用的是一页八行浪线笺纸,左边墨线所界的长方框内的草书字,有着张謇的署款,据其形式,应是用于书的扉页。右边的一竖行楷字,应是封面题签,虽然没有题写者的署款,但根据我的感觉,则极似韩侨金沧江(泽荣)的笔迹。其下一竖长形墨块,估计是示意该处要套红印上题者的印章。

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我专门去南通市图书馆古籍部提借了此书,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该书的扉页的题写者竟是张謇的三兄张詧,至于封面题签,既未钤印,字体也作行草体,尽管如此,我还是可以熟悉地辨识出它也出自金氏之手。经过进一步了解,这才明白,原来《丽韩十家文钞》曾经历两版印刷,南通市图书馆藏的是民国四年的铅字排印本,另外还有一个民国十年的印本,只是南通没有收藏。就那时的工艺言,一部书印成后,印版并不似稍后的压成纸型以保存,而是将其拆除,所用铅字将仍收回字架。至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1).jpg于题签的铜锌版,如果没有有意识地保存,那再印时就得重新题字制版,另起炉灶。张謇的这一题签,就是因再版时而新题的。其时正值陈曙亭先生在翰墨林印书局工作,或许是制版完成后,出于喜爱,就将此原件捡而收藏了。也算有缘,偶在旧书网上看到后一个版本,扉页果然用的是张謇的这个手迹。

关于《丽韩十家文钞》的编辑出版,有些背景,似乎值得一谈。

韩光武八年甲辰,即清光绪三十年(1904)供职于韩国弘文馆所开篡辑所的金沧江,已开始选编高丽至近代的文章,只是因馆事繁忙,当时仅粗选为二十家,并未精心择取。次年,他因日本加紧对韩的侵略,不愿沦为亡国奴,辞官携妻女来华,并由故友张謇安排校书于翰墨林印书局,并就此在南通寓居。生活粗定后,他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将携来的文稿反复斟酌,最终选定了其中的九家,成为《丽韩文选》。这九家分别是高丽朝的金文烈(富轼)、李益斋和本朝的张溪谷(维)、李泽堂(植)、金农岩(昌协)、朴燕岩(趾源)、洪渊泉(奭周)、金台山(迈淳)、李宁斋(建昌)。又因《丽韩文选》的卷帙颇富,不便印行,他更从中精选出二卷,编成《丽韩九家文钞》。

金沧江认为,韩国的文学,以往一直受着中国的影响,但因地域的限制,文风的转变总是滞后于中国。因此,先前中国文风昌明的时候,韩国则独自闇然,而等到中国苶然就衰之际,自己却反而有“梗然强者”的出现,这种状况到近代时表现得尤其突出。当他从自己所敬佩的中国文学家严复那里听到诸如“东国之文甚有奇气,有时往往出中国今人之上”之类的话时,就更坚定了自己精选丽韩文的信心。当然,金沧江的选编此书,并不仅仅着眼在文学的意义,当国家的命运危如累卵时,他的这一举措就更包含着保存祖国文化的深层用意。

韩隆熙二年(1909)六月,金沧江曾回国一次,在家乡,他将所选九家文托附弟子王原初(性淳)抄录。金沧江早就非常赏识的王原初不慕仕进,潜心学问,而王原初也对老师的道德文章异常拜服。隔不多久,已返通州的金沧江就得到韩国寄来的清稿,他在那时写的《得王原初侍讲书喜赋》诗,其中的“蝇头细字烂珠光,万里披云落我床”,就是咏的此事。不过金沧江的这个选本并未刊行,却是隔不数年,王原初又将金氏所定的九家重加择选,更增添金沧江一家,编成为《丽韩十家文钞》。这一选本编定后,王原初又将每家各选抄一篇,辑成一个简本,随信寄给张謇,希望转请梁启超为之撰写序言。

王原初与张謇并没有交往,这一转托之举,应是出于金沧江的主意。张謇的《丽韩十家文钞》题签 (3).jpg至于请梁启超作序,想来也与金沧江有关。清代末年,梁启超那酣放自恣的“新民体”政论文,早就引起金沧江的注意,及至看到梁启超为歌颂韩国志士安重根的《秋风断藤曲》,更使他为之心倾,只是恨于无缘一识。所以请梁启超为书作序,也有愿言相交的意思在内,不过书中已选有自己作品,便不宜亲自出面相请而已。这与题签不署己名都是一个用意。

民国二年,张謇与梁启超出任熊希龄所组内阁,有着公府共事之雅。只是次年梁启超就辞职,而寄信请序时,张謇也因袁世凯欲称帝而在屡递辞呈,虽与梁已不共一处,张謇还是请到了序文。梁启超的这篇序文颇为有名,如今一些梁氏的文章选本往往都会选上它。文章强调国民性与国家存亡的关系之大,认而国民性的嗣续发扬又是由文学而为枢机,还列举各国用以论证。这样论说,实质是用来赞誉王原初国亡而后图存的深意。

初版的《丽韩十家文钞》,除收录梁启超的序文外,还收有王原初的自序,以及南通人杨谷孙(贻)和徐贯恂(鋆)的跋。后二人都是对寓通的金沧江崇敬有加而自称为弟子者。

我曾看到南通费范九的一则琐记,提到《丽韩十家文钞》将刊印时,金沧江曾命他也“附一言”,而他看到当时的韩国已亡于日本,故跋语中因顾虑触及他国之忌,未能畅所欲言。今见初印本此书并没有这一跋语,可知也是为后来的那个再版而作的。同金沧江编著的许多书籍一样,《丽韩十家文钞》在南通印成后,主要都运回国内,至于再版,显然是供不应求的原因,于此也能让我们想见这书受到欢迎的程度。

(作者单位:张謇研究中心<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