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门张謇研究会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云泥识小录(续)/徐俊杰

3
作者:徐俊杰来源:《张謇研究》2024年第1期(总第76期)网址:http://zhangjianyanjiu.com

云泥识小录(续)

□ 徐俊杰


89. 黄陂政书

北京永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2372日上拍一个稿本,题为《黄陂黎公政书》,一函六册,在拍品提要中称“此本为民国第二任大总统黎元洪在任期间的勘电、文电、感电、陷电、世电等。张謇钤藏,检索各家无此稿出版记录,当为稿本。”

这个提要除了“张謇钤藏”外,所述皆不确。首先此稿出版记录并非没有,民国三年八月武昌官纸印刷局的《黎副总统政书》、民国五年六月上海晋益书局的《黎大总统政书》,即以此为底本,所不同者书名,所略异者篇目。此稿本第一篇“北伐誓师词”,在出版时删除,原第二篇《致全国父老》成为开篇之作。上海版与武昌版并无多大不同,除把“副总统”改为“大总统”之外,并无改动,同样三十四卷,只是在最后又“增附黎大总统继任补编”,也不过百余通电稿。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补编有张謇 “黄陂政书”四字题签,并有“民国五年七月晋益书局石印”字样。上海版为黎元洪继任大总统之后加入最新内容而重印者。上拍之稿本,应该就是武昌版的底本。至于“民国第二任大总统黎元洪在任期间”的说法自然也是不准确的,因为绝大部分内容都是黎在副总统期间生成的。

另据介绍可知,稿本均为电稿,武昌、上海两版政书亦均为电稿,出版前言有“先即电稿纂成长编,以饷海内外人士”字样,可相参证。


90. 禁罔

《张謇全集》据《张季子九录》载张謇撰《鄦斋丛书》序中有句:“自文字狱兴,禁网滋密。”查《张季子九录》《鄦斋丛书》,其“禁网”之“网”字,均作简体之“冈”。此“冈”究属何字?考之实为“罔”。“禁罔”谓张布如网的禁令法律,《汉书·刑法志》:“姦猾巧法,转相比况,禁罔寖密。”《张謇全集》载《桐城孙先生七十寿序》中即作“禁罔”,所谓“方是时,朝廷禁罔疏阔”。“罔”作“冈”形,似源于王献之《乞假帖》“罔极之思,实结于中”;汉隶可见者《曹全碑》“续遇禁罔”;唐楷则见褚遂良《伊阙佛龛碑》、薛稷《信行禅师碑》。当然,“禁罔”又同“禁网”,于义并无碍。


91. 诡诈

《申报》1920111日《江皖间政闻种种》言“张南通派田春廷代表到宁送李督丧,据其语人云,张最近曾有一电致中央”,并举电文大意:“废督实救国根本大计,惟首需裁兵。不裁兵而废督,督之名虽去,督之害不除。江苏现有七镇守使,无所统属,且成七督。极盼中央废督裁兵,双方并进。督果不克即废,须先裁兵,为废督准备。苏督果不裁,与其另予一人,易起纷争,毋宁予齐燮元,暂维江苏治安。”

《民国日报》同月6日载《张謇保齐电中之陪笔》一文,言“苏人废督运动尚在继续进行之中。闻张季直二日又致北京政府一电,主张废督必先裁兵,兵不能废,毋宁令齐督苏”。其中“二日”之说不确,亦举电文大意,最后则多出一句“鄙见如此,恳即裁酌施行”。

此电出现以后,引起反响,苏社同仁等颇疑不类啬老所为,即专电询问,钞电见《民国日报》1112日。沈恩孚、黄炎培等电询:“鱼日新申报载,公又保齐督军,是否属实?”张孝若回电:“此间并无电京保督之氏,请更正”。钞电之前有沈恩孚等附言:“日来人心诡诈,惯以造谣荧惑观听,甚至伪造电文,益觉肆无忌惮。此事关系重大,用将往来两电一并录奉,即请贵报登入来函栏内,以释群疑。”电前附言“本月六日本埠日报有登载张啬庵先生致政府一电”即出自上文《陪笔》一文。


92. 代笔

于荫霖《悚斋日记》载:“先君、先母墓志成于母殁之六年,梁星海太史鼎芬撰文,凡四易稿。星海初寄稿来时,衣冠肃拜,或一字未惬,必书往复改订,言其用意(其稿及信俱另存),可谓笃爱吾亲而重其事者矣。先志中‘工部办工程’至‘皆公之教也’,盛伯希祭酒改。锡聘之亲家撰额,伯希书丹,实则江苏举人张謇代。石工始李姓,后换高姓,另磨刻凡石易者二次,全面磨换者三次,中间磨换一二字者数次。两志旁记年月、山向小字,孙翰笃添写。先君志‘渐裕’二字,孙婿吉格改书,‘贻书勖之’,原系‘诫之’,刷印后边润民同年改,翰笃补换。先母志中‘肃严’句,‘肃’改‘素’,不孝荫霖所书也。壬辰三月上石,十一月始镌就,即日寄家,命弟侄择日敬藏,详书端末,以著予不慎之罪。”

文中明确记载,于荫霖父母的墓志书丹者虽题名盛昱,实为张謇代笔。于荫霖之父名凌奎,墓志题为《皇清诰封资政大夫东海于公墓志铭》,查得原拓(于母之志惜未检得),铭文果与张謇同期字迹相仿,题为“儒林郎翰林院编修降五级调用梁鼎棻撰文、朝议大夫国子监祭酒宗室盛昱书丹、朝议大夫翰林院侍读学士降四级调用锡钧篆盖”。

张謇早年与人代笔尤多,尝见吴长庆复盛宣怀函,答“赵明府来,奉执事与筱园中丞合函及所示三纸”者,似张謇字迹,即疑为张謇代笔,并其函文或亦张謇所撰。


93. 总局

《张謇全集》据《张季子九录》载张謇民国二年(1913)秋冬所作《请设全国水利局呈》。同年1221日,《大总统令》:“任命张謇为全国水利局总裁”,同时“任命丁宝铨为全国水利局副总裁”,见同年1222日《政府公报》第580号。

接到任命后,张謇于次年初就职,就职后张謇有一呈报见录于《张謇全集》:“中华民国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大总统令,任命张謇为全国水利总局总裁。此令。謇遵于三年一月十日就职任事。”经查所据《政府公报》1914123日第615号,其中“全国水利总局”的“总”字为衍文,相应题目“就任全国水利总局总裁呈大总统文”中的“全国水利总局”也应作“全国水利局”。

最早误称“总局”者实非《张謇全集》,《时事新报(上海)》 1914 1 4 日载:“全国水利总局副总裁丁宝铨辞职”。

(作者单位:本会)